【TG某班班委工作手册】㈡



现pa 体育老师风×数学老师情

含 英语老师花×语文老师怜


12月3日   AM 08:16   早读·语文 →改英语

『课题』背10单元英语单词


『具体时间』


谢老师居然!居然!居然!请假了!这简直太不科学了!一向敬业的谢老师请假了!


虽然只请了半天,但是这对他来讲也很不寻常了,难道是生病了?


今天不用背《送东阳马生序》了!!


不过有没有课代表知道的解释一下咋回事呀。


『记录人』物理科代表


.


『具体内容』


语文课代表快要累死在桌子上了,她在帮老师批改homework...

今天也在努力脱离字丑的边缘。

今天成都的阳光是她的温度。
这个tag以后我拿来吹夏夏。


.
.
.

呜哇哇哇T^T我写字太差了为什么每次我需要手写的时候身边只有考试中性笔!!

【TG某班班委工作手册】㈠

现pa 体育老师风×数学老师情

无脑ooc段子,极短高糖


㈠:居然今天是体育课占了数学课??


11月27日   AM 11:16   上午第三节

『课题』数学·相似三角形的性质与证明


『具体记录』


当慕老师拿着三角板从教室里走出来,后腰一软直愣愣地脸朝天往下倒的时候,上来让我们班集合的风老师整个人都僵住了。


好在我们帅气潇洒不爱让学生跑累成狗的风老师(求您了)伸手接住了慕老师,同时下意识为了空出一只手扔掉了手里握着的秒表——那个被主人抛弃的小物件先在栏杆上磕了一下,正好碰到了开始计时的按键——随后完成...

【上天庭の恋爱花吐症日记】柒

◎就是虐不起来QAQ

慕情,西南武神,玄真将军,于访南阳殿之夜次日申时陨。
哀乐。遗体。白绫。一下子空了的玄真殿。逝者眼角被风干的泪痕。

风信只觉得乱。他不知道这时该做什么,只好喘息着跟着为慕情送行的队伍奔跑。身为东南一方武神,他甚至丢人地在追逐前方仪仗棺椁的过程中累得气喘吁吁。

跟着丧队走的小神官回头不知道第多少次回头,无奈劝道:“南阳将军,你回去吧!玄真将军留下的唯一一句遗言就是天葬仪式你不能参加!”

风信咬着牙,胸口剧烈起伏着,又走上前两步道:“不参加也可以看着吧?”

那位玄真将军手下的神官扬着头,不卑不亢道:“不可以看。我们将军之前不是说了吗,他死了跟你没有关系。”东南武神正...

【上天庭の恋爱花吐症日记】陆

◎混更之作,微刀。可能是花吐的那篇番外。

耳边有什么在响,很烦人。

眼前有什么在亮,很烦人。

慕情干脆闭上眼,也不管这一闭是不是就睁不开了。

他只觉得自己在一团乱七八糟缠绕着的网络里浮浮沉沉,没有定数。疼痛纵然是一秒都没有停下,只是胸腔里没了那股时时刻刻都想咳嗽的欲望。

因为他已经没有什么东西可以用来咳了。想来算算时间,自己的五脏六腑也差不多都化成了可笑的粉色花瓣散在了玄真殿里。又或者说,都化成了让风信给自己一个吻的机会,落在他面前了。

他没办法再自嘲地弯起嘴角,只好在渐渐模糊的意识里模拟里两声自己平时冷淡的笑。 ——你看,那么多机会,那么多次,他还是一次都不抓住。

他……是不想...

【上天庭の花吐症恋爱日记】/ooc预警 完结章 伍

月光利落地削下时间和慕情的体力,又呼啦啦把碎末扔了一地。若是此刻略去其中一人的痛苦,倒也适合作为一幅画放进四名景里。

慕情手足无措地站在那里,前后思量无言。他一面暗自庆幸自己因为有疼痛帮忙分担注意力才可以不那么尴尬,又思至不知用疼痛来转移尴尬的注意力还是用尴尬转移疼痛的注意力。想了想,他又为自己此刻岔开话题式的神游感到一丝丝可笑。最终疼到麻木的面部肌肉还是没办法演绎他那弯弯绕绕的心思,只好垂下视线算作默认了对方对于自己“花吐症”的正确诊断。

风信于是看着他一双眼睛里的光忽闪忽闪,知道慕情一定又是心里在打不知什么算盘。一番欲言又止,架不住眼前摇摇晃晃的那个人影给自己良心带来的巨大不安,还是把...

我好像突然爱上花怜!!!

太歲:

纯情太子妖艳妃小剧场

设定是花怜喝醉了,被风师灌醉了玩真心话大冒险。
万年倒霉蛋·怜输成狗,这次是这真心话。
“花城主最喜欢你的什么地方?”
谢怜想了想,三两下脱了上衣,笑了起来:“嗝,三郎每次最喜欢我的锁骨脖子……”
说曹操曹操到,花城脸色阴沉的走了进来。一把搂住万年倒霉蛋·半身赤裸·醉鬼怜。
冷冷的看着一干人等,声音依旧好听,却让众人汗毛都竖起来了。
“这个人,我的,你们想死吗?!”
银蝶乍现,众人鸟兽散。

事后——
事后当然屮了个爽!

花城:(*´﹃`*)哥哥。

【上天庭の花吐症患者恋爱日记】/ooc沙雕向 肆

【9】

这是一个月黑风高杀人夜。

一位杀手在阴暗的角落把脸捂得死紧,弓着腰在门口做着神生最丢人的事。

这位杀手,莫得感情。

弯着腰的杀手走到稍微有些烛光的墙根下,忽然不受控制地、急促地喘了两下。他肩膀微微动了动,又伸出手指把那两团从嘴里涌出的东西极其嫌弃地拈出来扔掉,而后扶着腰间的刀慢慢站起。

他并不杀人。相反,他自己快被杀死了——被自己天天那莫名其妙就会绕到风信身上的心思杀死了。

若不是这病,他自己还真的没有感觉自己一天竟然会把注意力分给自己的死对头那么多。这些天的每个早晨,他一睁眼睛就能看到他上次在殿里打架那枚打在床栈缝隙的箭头尖儿,随即就会咒他两句,然后咳得昏天黑地;然后若是...

我现在咕花吐症的风情部分还来得及吗

© Binny北柠°|Powered by LOFTER